小猫偷吃大猫的鱼

让自己心安。

有些事 依旧固执 

固执的喜欢纸质的书籍 觉得那才是看书 

固执的喜欢简单的东西 简单的事情  怕麻烦 却也会带来麻烦 而不去解决

固执的觉得 在自己手里的 才是真的属于自己的

固执的不喜欢分享 我的东西 别人不许碰 

固执的给自己找各种理由 各种借口去逃避 早就应该做的事情

固执的不开口 不去要自己想要的东西 或者人

固执的讨厌那些我讨厌的人 

固执的想要做计划 却始终未能实现 ...

把回忆藏起来 否则会拖慢我们的脚步

恩 把关于你的都删了 我要开始新生活了 

没有你 没有回忆 只有我自己 

我会好好爱自己 把这些年亏欠自己的都补上  

把奉献给你的时间 都找回来 


看 我就是这么狠心 像你曾经的狠心一样  

我们都一样 只是我发现的太晚 失去的太多 


就这样吧 

我们  从此 老死不相往来。


我曾经跨过山和大海 也穿过人山人海
我曾经拥有着一切 转眼都飘散如烟
我曾经失落失望失掉所有方向
直到看见平凡才是唯一的答案

我曾经毁了我的一切 只想永远地离开
我曾经堕入无边黑暗 想挣扎无法自拔
我曾经象你象他象那野草野花
绝望着 渴望着 哭着笑着平凡着

我曾经跨过山和大海 也穿过人山人海
我曾经问遍整个世界 从来没得到答案
我不过象你象他象那野草野花
冥冥中这是我 唯一要走的路啊

时间无言 如此这般
明天已在眼前
风吹过的 路依然远
你的故事讲到了哪


最近疯了一般迷恋这首歌 总觉得会越听越绝...

让自己变得优秀吧 这样才能等到更好的人。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最怕朋友突然的关心
最怕回忆突然翻滚
绞痛着不平息
最怕突然听到你的消息
想念如果会有声音
不愿那是悲伤的哭泣
事到如今
终於让自已属於我自已
只剩眼泪还骗不过自己
突然好想你
你会在哪里
过的快乐或委屈
突然好想你
突然锋利的回忆
突然模糊的眼睛
我们像一首最美丽的歌曲
变成两部悲伤的电影
为什麽你
带我走过最难忘的旅行
然後留下最痛的纪念品
我们那麽甜 那麽美
那麽相信
那麽疯 那麽热烈的曾经
为何我们
还是要奔向各自的幸福
和遗憾中老去
突然好想你
你会在哪里
过的快乐或委屈
突然好想你
突然锋利的回忆
突然模糊的眼睛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最怕朋友突然的关心
最怕回忆突然翻滚
绞痛着不平息
最怕突然听到你的消息
最怕此生已经决...

安静也好 失落也好 开心也好 这里是只属于我的角落。

也许我们从未成熟   还没能晓得 就快要老了   

尽管心里活着的还是那个年轻人。

还是这样的喜欢这首歌 

单曲循环一整天又一整天 

却越觉得这首歌的每一句歌词 

就那么的钻进心里。

也许几年后 几十年后再听这首歌就是另一种心境

或许就更能理解这首写尽一生沧桑的歌。


山丘 - 李宗盛 

词:李宗盛 
曲:李宗盛 

想说却还没说的 还很多 
攒着是因为想写成歌 
让人轻轻地唱着 淡淡地记着 
就算终于忘了 也值了 
说不定我一生涓滴意念 
侥幸汇成河 
然后我俩各自一端 
望着大河弯弯 终于敢放胆 
嘻皮笑脸 面对 人生的难 
也许我们从未成熟 
还没能晓得 ...

你为什么不开心。

不知满足 不够努力 不能平心静气。

总是这样慢慢等待着那个爱我的人出现
我还是需要耐心的对吧
我的爱人呀
我很需要你诶 快点出现吧

2014欲望清单

找一个能陪我的爱人
谈一场简简单单的恋爱
 
做一个性子淡如水的人
安安静静的追求我的学业 会计上岗证还有四级

买几本有意义的书 
记录一些我喜欢的话

买一些很舒适也很简单的衣服裤子
做一个不吸引眼球却让人觉得干净舒服的人

做一个听话的好孩子 
珍惜能回家的日子

还是想要有旅行的 和几个好友或者爱人
嗯嗯 穷游

最现实的还是希望今年考试不要有挂科 

要让自己变的优秀 
才能等待着那个适合我的爱人

还有希望我心里的向日葵幸福
家人健康快乐

嗯嗯 貌似有些贪心。

阿信写的词总是那么深入心底
尤其是这首歌 单曲循环几天都觉得好听
如果相识 不能相恋 是不是还不如擦肩

空无一人的大街
闯入无人婚纱店
为你披上雪白誓言
世界已灰飞烟灭 而爱矗立高楼间
你是真的 或是我的幻觉
时光遗忘的背面 独坐残破的台阶
哪个乱世没有离别
天空和我的中间 只剩倾盆的思念
如果相识 不能相恋 是不是还不如擦肩
在失去你的风景里面 你却占据了每一条街
一步步曾经 一步步想念 在脚下蔓延
在充满你的回忆里面 我独自流浪海角天边
一步步走过当时心愿
格林威治大钟前 归零超载的伤悲
背著我和我的诺言
一起...

讨厌的人不管做什么我都会觉得讨厌
就像不喜欢的人就真的不喜欢
每次想发火就在心里默数十个数 人生百态让我学会容忍和宽容 可我不是圣人 我还是很容不下我讨厌的人

恩 是真的没有办法。